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首页>>商界参考>>正文
 
 
 
2020:力争建立中欧自贸区
发布时间:2016-07-15   编辑:河南 郑红英   来源:
 
2020:力争建立中欧自贸区——“中欧自贸区:机遇与行动”论坛观点综述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课题组

  2016年6月16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CIRD)(下称中改院)、欧洲政策研究中心(CEPS)、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共同举办以“中欧自贸区:机遇与行动”为主题的论坛。来自中国和欧盟的60多位学者围绕中欧自贸区相关议题展开深入研讨。

  建立中欧自贸区的战略选择

  建立中欧自贸区对中欧双方都有利,为中欧经济转型和增长提供重要动力,为全球自贸进程提供重要动力。

  1.建立中欧自贸区是战略选择,对全球经济有重要影响。

  中改院在《中欧自贸区——2020:深化中欧合作的重大选项》研究报告中建议,到2020年建立中欧自贸区。第一,服务贸易成为新一轮全球化的重要推动力,成为全球贸易规则重构的焦点,成为中欧经济转型与中欧合作互补的重要连结点。第二,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建立中欧自贸区,无论是对中国经济转型升级,还是对欧盟经济复苏以及全球自贸进程,都将产生重大影响。第三,建议中欧双方适应大趋势、抓住大机遇,形成建立中欧自贸区的务实行动路线。

  欧洲政策研究中心在《明日丝路——对中欧自贸协定的评估》研究报告中提出,建立中欧自贸区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将给中欧双方带来多方面的收益。一是双边贸易将实现倍增,这还不考虑投资效应及其引致的贸易效应;二是促进GDP增长,欧盟28个成员国都将实现不同程度的增长;三是能够促进就业和劳动者收入增长。

  中国公共外交协会副会长吕凤鼎认为,在世界经济调整和中国经济转型的大背景下,中欧经济互补性正全面增强,中欧贸易巨大潜力仍有待开发。建立中欧自贸区,扩大双向开放,不仅是中欧进一步深化合作的一项务实战略选择,而且对全球经济治理具有重要意义。

  2.建立中欧自贸区将使欧盟企业分享中国市场的“蛋糕”。

  欧洲自由贸易协会国际贸易政策主任格罗宁认为,建立中欧自由贸易区,将使欧盟企业分享中国快速增长的市场“大蛋糕”。中国是欧盟企业采购考虑的首选地,欧盟企业每年从中国采购的零售业占总进口的50%。未来中国仍是欧盟企业最大的采购市场;中国也是欧盟企业重要的零售市场。建立中欧自贸区将带来多重益处,包括促进双方经济增长,推动双方内部改革,形成双方贸易纠纷与摩擦的解决机制等。

  3.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建立中欧自贸区。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中欧自贸区的重点是服务贸易。未来几年,中欧在服务贸易领域的互补性相当强。到2020年如果能初步形成中欧一体化的服务业大市场,中欧服务贸易规模将达到2000—2200亿欧元,占中国服务贸易总额的比重将由13.2%提高到20%左右,为欧盟企业带来巨大商机。欧洲政策研究中心中欧自贸区课题主持人佩克曼斯认为,中国服务型需求增长势头很强劲。中国要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关键是发展服务业,尤其是通过服务贸易提升中国在全球价值链的地位。欧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格罗斯认为,虽然全球服务贸易只占全球贸易总额的1/5,但从附加值看,服务贸易占全球贸易总额的比重已经达到50%。欧盟应当看到这个趋势,加快与中国发展服务贸易。

  4.中欧合作面临着“不进则退”的战略选择点。

  布鲁塞尔欧中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傅立门认为,欧盟的政策讨论和政策制定是依据过去情况做出的,而不是着眼未来5年或者更长远的趋势做出的。迟福林认为,中欧合作面临着“不进则退”的战略选择点,双方应该有积极主动的态度。2020年未必能达成中欧自贸区协议,但2020年一定要有实质性突破。

  5.建立中欧自由贸易区将有力促进中欧贸易。

  格罗宁认为,40年来,中欧贸易发展迅猛,建立中欧自由贸易区将有力促进中欧贸易。以降低关税为例,2015年欧盟从中国进口300亿欧元的衣服/成衣,按照平均12%的税率,关税金额高达35亿欧元。若关税降低,不仅对欧洲企业有利,对欧洲消费者也有利。同时,签署中欧自贸协定有助于通过建立相应机制来解决贸易摩擦,帮助企业解决贸易争端问题。

  建立中欧自贸区面临的挑战

  尽管中欧自贸区的前景光明,但要在2020年建立中欧自贸区,中欧双方都面临重大的挑战。

  1.欧盟贸易保护主义和保守主义倾向抬头。

  迟福林认为,当前欧洲贸易保护主义呈现越来越强的势头,这是建立中欧自贸区不可回避的问题。格罗宁认为,阻碍中欧贸易的首要因素是非关税壁垒,这增加了欧盟企业和中国企业做生意的成本以及欧盟企业在中国做生意的成本。

  2.服务贸易和服务业市场双向开放不足。

  中改院课题报告中提出,欧盟国家在许多领域设置了技术壁垒,电子技术、航空、信息通讯技术、生命科学技术、能源环境等领域尚未对发展中国家开放。WTO前总干事拉米认为,中国要开放包括国企垄断的服务业领域,但在现实中很难实现。中国的服务业生产效率仍然低下,服务业性价比低于欧洲水平。重要原因在于中国在服务市场开放方面没有采取实质措施,服务业市场仍然比较封闭,导致服务业领域缺乏竞争力。

  3.中欧双方都需通过开放倒逼结构性改革。

  欧洲政策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派普认为,中国需要在国企改革上取得实质突破,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比利时中国商会主席德威特认为,中欧贸易摩擦增多,背后是国家利益和政府对国企补贴的问题。迟福林认为,当前,对中欧双方来说,都需要通过开放倒逼结构性改革。加快建立中欧自贸区,将给中欧市场主体带来更大的竞争压力,促进市场主体主动变革,从而形成结构性改革的新动力(310328,基金吧)。

  4.建立中欧自贸区涉及深刻的利益调整。

  傅立门认为,建立中欧自贸区给欧盟不同成员国带来的损益不同,所以成员国对此有不同声音。欧盟要对自贸区给不同成员国、不同行业、不同群体带来的影响进行具体分析。迟福林认为,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在国际化的大背景下最重要的是服务贸易自由化,然而中国内部反对服务贸易自由化的最大声音来自大企业。服务贸易开放对中小企业最重要,服务贸易自由化最得益的是中小企业。

  建立中欧自贸区需要有务实行动

  未来5年是建立中欧自贸区的关键时期,能否抓住这个机遇,实现重大突破,关键在打破惯性思维、采取务实行动。

  1.务实推进中欧自贸区。

  吕凤鼎认为,建立中欧自贸区对双方都有利,建议双方领导人应以中欧民众福祉和国际发展大势为基本出发点,采取富有战略眼光的务实举措,研拟启动中欧自贸区谈判进程。傅立门认为,建立中欧自贸区确实面临很多挑战。中国的变化很快,不能以过去和现在来判断未来的发展趋势,欧盟应更加注重前瞻性研究。

  2.尽快推进中欧BIT与FTA合并谈判。

  中改院课题报告建议,考虑到中欧经济发展的现实需求,并从全球投资协定与贸易协定相融合的趋势出发,尽快合并中欧BIT与FTA谈判,加快实施早期收获项目。布鲁塞尔欧盟亚洲中心高级顾问法内尔建议,中欧需要尽快确定1—2个优先开放的领域,同时争取在2017—2018年结束中欧投资协定谈判。格罗宁认为,应当把在2017年达成中欧自贸原则协定作为目标。

  3.中欧双方都应采取务实行动。

  一是打破保守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吕凤鼎认为,经济形势越是复杂多变,中欧越要加强互信、相互帮助,以应对发展问题。不能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更不能采取不负责任的做法。迟福林认为,中欧双方都应以更大的决心和魄力深化结构性改革、提升企业竞争力,而不要把问题简单归咎于自由贸易。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是深化中欧合作的共同任务。

  二是推进双方的结构性改革。迟福林认为,对中国来说,有两个重点:第一,以服务业市场开放为重点的结构性改革;第二,以负面清单为重点的政府监管转型。对欧盟来说,有两件事:第一,防止欧洲贸易保护主义增强的势头;第二,利用新的市场破解目前的困局。

  三是加快服务贸易和服务业市场双向开放。中改院课题报告建议,欧盟要放开对华高新技术出口管制;显著降低技术性贸易壁垒;加快服务业市场开放。格罗宁认为,中国应尽快在全国范围内统一监管和标准。在加入TiSA问题上,欧盟比任何国家都支持中国。

  四是加强多层次交流沟通,形成智库、企业、社会的合力。与会专家认为,中欧智库应开展联合研究,讨论建立中欧自贸区的方式、内容、焦点,为自贸谈判奠定基础。

附件:
 
发表评论
 
 
相关连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河南省委员会/中国国际商会河南商会 版权所有